微核磁共振儀

_DSC1940_DxO

微核磁共振儀據說是前蘇聯冷戰時期,為太空人身體狀況檢測所發展的。當然蘇聯當時許多不為人知的科技都是為了戰爭準備,許多東西後來還是成為很好用的技術;像微核磁共振儀在蘇聯本身就有應用心理研究所的3D MRA系統,後來曾授權德國的Oberon系統, 黃醫師用的這台是來自奧地利的Moson 3D (台灣代理一直不願意透露原廠的聯絡方式, 這在這業界好像也都成了慣例…),當然還有一些拷貝的系統 (這台…),大陸也有做;我有兩台,不過就外型不一樣,精確度和應用範圍也有差。

這兩年來的運用,也有些也心得了。微核磁共振儀是以某特定頻率範圍,對人體進行能量共振,由人體共振後回饋的波形,來偵測人體各器官組織的狀況,甚至染色體和情緒都能偵測!所以的確可以將人體『檢測當時』的狀況詳細分析;包括自己都不知道,但可能發生的問題。

而微核磁共振儀檢測後,得到的波形,可以反向波形回饋到人體,抵銷人體的負面能量狀態,進而增加人體自癒力。當然,黃醫師的做法,還是檢測後有比較需要關切的問題時,交由現代醫學重新驗證、治療;畢竟能量的調整,是不是能及時改變身體狀況,也是未知數。

像去年年初,固定一年檢查一次前列腺功能的父親,在微核磁共振儀檢測後,發現稍有狀況,黃醫師即請父親提早到泌尿科同學處報到,抽血檢測果然指數有偏高,以西藥治療,一個月後指數即恢復正常。畢竟疾病是早點知道,早點治療比較容易;當然知道自己平常該怎麼保養身體,趨吉避兇也是很重要的啦!

embedded by Embedded Video

YouTube Direkt

embedded by Embedded Video

YouTube Direkt

過陣子黃醫師會再整理心得,與大家分享。

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

雖然耶誕節還要上整天班,在耶誕夜裡還是又看了這部電影一遍。

10201373721559941

所有微小看似不相關的事,都有他發生的理由。

犧牲,不是失去,只是傳遞給了下一個人。

憤怒是隱忍不發的情緒累積, 仇恨是把雙面刃。原諒, let it go!

失去的愛其實從未逝去,只是轉化為另一個形式。

再平常不過的日復一日的微小貢獻, 都給了周遭人好的影響,而所有的人又把這個善擴展出去。就像一圈圈的漣漪, 我們只看到第一層,但是那無限廣大,就在那兒。

主角Eddie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,給了他五個人生的體驗。第二次看,又看到了些不同的東西:

愛從不會失去,只是你以為失去的愛,被另一種感官感知:回憶

每個人在世上,都和其他人有千絲萬縷的相互關係。

世界上有這麼多不同的故事,但這些故事,其實只有一個。

(這是怎樣的故事呢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