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山與大龍峒

這兩天出門散心(準備這星期代班…)

昨天跟家人到華山看幾米星空特展, 用GRD3到處亂拍:

_0010014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_0010015

整個展弄得很精緻, 又不會讓人完全摸不著頭緒, 怪不得會一直延長展期^^

今天保養車, 被扒了一層皮(下星期續扒…), 又花了一整天功夫…弄台Panasonic GF-1 轉接 Voigtlander 15/4.5 去保安宮和孔廟看看 (孔廟星期一沒開耶…)

_1010003

_1010003

_1010003

_1010003

_1010003

_1010003

_1010003

_1010003

_1010003

_1010003

感想是: 真的不知道多少人花了多少力, 才能把這麼多細節一一呈現出來…

零極限感想

今天到太極門研修, 一位師姊問我胃食道逆流是不是胃不好; 我直覺的回答他說, 不是胃不好…研修完開車回家的路上, 突然有種感覺…就自己這個生命而言, 身上所有的細胞組織器官, 其實都是構成我們生命的一部分, 其實應該要感謝他們對我們這個生命的貢獻; 當他們產生病痛時, 其實或許是我們沒照顧好他們, 所以他們在向我們示警, 提醒我們該觀照一下自己這個生命體了. 這是不是這些細胞組織器官不好呢? 還是我們自己不好呢?

同樣的, 就人類社會而言, 每個人都是他的組成分子, 每個人都在社會中扮演了一個角色; 角色有好有壞, 但每個人不是一直在扮演一個壞角色, 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有他的作用, 有他的存在價值…不是有個說法, 世界上任何一個素未謀面的人, 只要透過六層人際關係的關連, 就可以找到連繫嗎? 這個說法我是有點懷疑它的科學根據啦, 不過它也說明了每個人在社會中其實是緊密地相連的. 這個角色目前扮演了一個負面的面向, 是不是他也是向社會提出一個示警, 向眾生提出一個示警? 不管他是貧, 是病, 是暴戾, 是貪婪, 是自私, 是無明, 是任何樣的罪人; 就也身處在社會中的我們任何一個個體生命 (別忘了, 我們的生命中, 或多或少也是有部分會是貧, 是病, 是暴戾, 是貪婪, 是自私, 是無明, 我們也不會完全無罪愆) 而言, 到底是否該說這個暫時扮演負面角色的個體生命, 是不好的, 是不該存在的呢?

所以, 其實我們可以在碰到所有的人事物時, 時時反觀自己, 時時回想自己, 不要只看到外面向的惡; 對自己多付出點愛, 多多原諒自己曾有的罪愆, 多多感謝一下自己能有機會在這個五濁世間磨鍊, 有機會在這個釋迦牟尼淨土(雖然在人眼中是五濁穢土)修行菩薩道, 對自己還沒有能力普渡眾生深深地感到抱歉…不斷地清淨自己, 直到回到零…無謂善, 無謂惡, 行自然的大道, 從心所欲而不逾矩.

人間社會如此, 地球萬物如此(生物與非生物), 宇宙(古往今來, 上下四方)亦是如此.

且讓我們多多地說: 我愛你, 請原諒我, 對不起, 謝謝你!

使用類固醇終身後患無窮?

剛才看到TVBS8點主播提到使用類固醇終身後患無窮…其實類固醇實際上是種救命的藥, 很多自體免疫的疾病像嚴重類風溼關節炎, 紅班性狼瘡, 中樞神經創傷, 過敏性休克等都是必要使用的. 在醫學院我們都會被告誡類固醇不能濫用, 我個人在使用前也都會告知病患. 但是類固醇短時間必要性的使用, 就算是在一般性退化性關節炎來說, 有時也能快速解除病患的症狀, 避免長期的非類固醇消炎藥的使用, 而後者是藥害的最大宗, 只是因為它是”非類固醇”, 所以它們的使用反而比類固醇浮濫得多
行醫過程中常被問有沒有用到類固醇…我個人是認為使用類固醇是必需公開讓病患知道, 畢竟病患在其他醫師處如果己在使用類固醇, 重覆開立或造成不知情下的長時間使用是不對的
至於像那位主播那樣避之唯恐不及, 也是不對的想法…再重覆一次: 在特定情況下, 類固醇是救命的藥喲!

十一月新班表

十一月起周四晚上因為黃醫師要去太極門練功, 所以原周四晚間英群門診改至周四下午


周一

周二

周三

周四

周五

周六

周日

上午 (08:30~ 12:00)

下午 (02:30~05:30)


夜間 (06:30~09: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