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甩功和MORA的實證

這星期日 (聖誕節!) 在赫尼曼接續兩星期前上的MORA課程時, 發現和之前那次檢測的穴位數值差很多; 很多項目都回復到更早之前的狀況了.
上一次檢測的時候, 是剛練平甩功一個星期, 比我預期的要平衡很多; 兩星期後的這次, 是精進心不足, 荒廢了數日練功, 而且心情也不太好的狀態; 結果, 穴位數值一蹋胡塗. 這其實也明證了平甩功的效果.
記得平甩功書中有介紹李鳳山師父曾經以氣功平衡一位女子的穴位, 由崔玖教授用傅爾電針檢測後, 發現穴位值都平衡回50的標準值; 這和這一次我的經驗算是不謀而合; 因為MORA本身很重要的理論根據就是傅爾電針. 不一樣的是, 李鳳山師父是用高深的功力平衡了受測者, 而我只是練了一個星期; 李鳳山師父平衡了受測者所有的穴位, 而我只平衡了大部份的穴位. 這也真的能證明平甩功的效果並不如我原先預期的那麼慢, 是很值得推廣的…不過, 一定要每天持之以恆的練才行.

在寫這篇日記時, 在網路上竟然找到在教育部網站有生物能訊息療法的介紹, 我想, 這對大家了解MORA會很有幫助(…我口才不好, 很難簡單的向大家介紹MORA這個複雜的東西…)

聖誕快樂

值此寒冬, 還要向所有支持黃醫師網站的網友們說聲:

聖誕快樂

回國感想和心情札記

十月底到德國參加MORA進階課程到現在也一個多月了, 回國後, 一直忙著把所學到的Cornellisen技術應用在MORA上; 不過, 卻一直產生了些困難.
目前, 所發現的問題是, 穴位點一直會在得到後的結果前訧疲乏掉, 以致於沒法一次完成檢查; 我想, 這是應該德國人 “藏步數”, 因為, 在得到這個成果前, 我發現Cornellisen的技術, 在穴位點稍微偏移, 或檢測力道稍有不均時, 都會有很大的影響; 而這件事, Cornellisen一句話都沒提到.
所以, 我目前的計劃是, 想辦法修改檢測方法, 把穴位點偏移和檢測力道不均的現象改除, 再研究穴位點疲乏的問題. 我相信, 在排除問題以後, MORA檢測的正確性和重現性, 還有操作者間差異等問題, 也能獲得解決; 也就是說, 能有更科學性, 系統性地分析結果.
在德國Baden Baden的自然醫學展, 也看到不少好玩的東西; 其中有種Regeneresen的RNA製劑, 我也訂了些回國; RNA當然就跟細胞物質合成有關. 不過因為很貴, 所以目前先用MORA帶訊號, 看看效果如何.
另外, 最近是在赫尼曼診所 (台灣整合醫學)上同類療法課程, 所以, 就沒有週末了…直到農曆年前…不過, 是很有收穫!
還有, 在9月上MORA level II課程時, 認識的許達夫醫師, 他很熱心的介紹了平甩功, 但直到最近, 在書店看到了李鳳山師父的書, 才開始練. 到現在一星期了, 覺得對身體的助益的確很大; 像以前冬天一起床, 應該都會塞鼻子的, 現在都不會了, 而且精神也很好., 我想, 這對病友們應該也是很好的. 大家可以連結上去看看.
雜東雜西地寫了一堆, 也想埋怨一下健保局. 十一月的點值竟然只有0.6, 也就是做一塊的事, 只能得到6角; 一間好的診所經營成本也不低呀, 是要逼醫生們上梁山嗎? 我覺得健保再不快改革, 全民的醫療結構就會有大問題了.

海德堡街景



Med-Tronik (MORA公司) 外的 Friesenheim 景致

Hotel Sonne 山徑景觀, Baden Baden


Baden Baden街景